佳士得在线 >行业资讯

发现艺术家网 2017-01-20 19:14:04

 一幅傅抱石的巨幅作品《雨花台颂》于2006年7月29日在北京以4620万元人民币高价拍卖成交。

曾挂在人大会堂的傅抱石《雨花台颂》为何被拍卖傅抱石《雨花台颂》

  拍卖会上,该作品一亮相即引起了在场人士的激烈争夺,现场频频举牌,叫价很快就飙升到3000多万元。最终,画作被来自深圳一家公司的一位刘姓商人以4200万元的落槌价夺得,加上佣金总计为4620万元。这一价格,不但打破了当时傅抱石画作成交的最高纪录,也缔造了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还直播了拍卖过程。

  而拍卖之前,因为这幅画的来源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据有人回忆,1958年,傅抱石初次创作过一幅《雨花台颂》,该画作60×105厘米,1959年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而这幅拍卖场上的《雨花台颂》长3.6米、宽2.4米,大约为77.8平方尺,是傅抱石创作的尺寸最大,成稿时间最晚的一幅作品。

  这幅画曾经悬挂到过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内的正面墙上。

  关于当时此画的创作动机,有两种说法,一说画是傅抱石应邀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而创作的;另一说是当时傅抱石正在北京和关山月创作那幅《江山如此多娇》,顺便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了这幅《雨花台颂》。

  《雨花台颂》拍卖之前在南京进行巡展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看过后,通过新闻媒介对该作品的来源提出质疑,认为该作品为江苏省国画院旧藏。但拍卖方北京嘉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反驳说,江苏省国画院确实藏有《雨花台颂》,但画幅尺寸与上拍的这幅有所区别,国画院无法提供曾经收藏有该画作的相关纪录。

  据傅二石回忆,1990年秋,在纪念傅抱石逝世25周年画展举办前夕,傅二石曾进入江苏省国画院库房为此次画展挑选父亲的作品。当时他发现,一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和一张《雨花台颂》,两幅画叠在一块保存在一口大箱子里。傅二石将这两张画摊开铺在地上,进行了比较。虽然那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尺寸略小,但艺术水准似乎更能代表傅抱石的艺术风格。考虑了许久,傅二石决定选取《龙盘虎踞今胜昔》参展。他随后把这张《雨花台颂》卷好放回那口箱子里。傅二石怀疑,在1990年之后,有人从国画院库房“窃”走了这幅画。

  而后来据陪同傅二石选画的管理员周汉说,傅二石到库房挑画时他一直陪同在旁边,没有看到傅二石所说的那张《雨花台颂》。因此,声称在库房里看过这张巨幅《雨花台颂》的目击者只有傅二石,成了孤证。

  1993年,江苏省国画院的保管员换人,藏品的目录随即移交,国画院的相关领导等4人一起进入国画院库房鉴定字画,当时并没有人看到过这幅《雨花台颂》。

  新闻媒体对这件事情的追踪报道,引起很多人“声援”傅二石,希望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此事的来龙去脉。

  对于傅抱石创作的这幅作品,许多老画家对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为了画好纪念碑,傅抱石特意让学生去现场画来速写研究。为了体现“颂”这个主题,他省略了雨花台附近一些不适合入画的实景,特意用红色在前面画了一些花上去。

  画家喻继高透露,他于1960年春,曾在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看到一张傅抱石画的巨幅《雨花台颂》,开始画被挂在江苏厅中,后来周恩来总理看见这幅画,觉得该画的主体像个大坟包,气氛压抑。于是,人民大会堂悄悄地取下了这幅画,换成了其他画家创作的作品。

  画家卢星堂回忆了他亲眼所见傅抱石创作这幅巨作的情景。他说,1959年8月,他被安排在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布置办公室工作。傅抱石曾约他去家里看他创作《雨花台颂》。

  据南京的一位知情者说起:这幅画被从人大会堂撤下后,随即被傅抱石取走。后来这幅画还曾经到过时任湖北省委负责人的手中,随后又回到了江苏,辗转往复,又被连云港图书馆买走。此后,《雨花台颂》被时任馆长的儿子从图书馆内拿出来卖掉。上世纪90年代,这幅画又到了江苏省某房产商陆总手中。

  著名画家亚明的儿子叶宁回忆说,1996年,有人向他推销了这张《雨花台颂》,开价120万元,那时候他没有这么多钱,就开口向父亲去要钱。因为金额巨大,亚老就问他要买什么东西,他就一五一十地说了。想不到亚老明确地告诉他,这件东西绝对不能买。叶宁最终没有买成。

  1997年,叶宁看到这幅《雨花台颂》出现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秋拍图录上,拍品号为877号,拍卖估价为:350万—450万元。谁知,嘉德公司在拍卖前将这幅《雨花台颂》临时撤了下来,据说原因是委托人撤拍。

  1999年元旦,一位书画商人石某某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就来问叶宁,这张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叶宁一听就明白画在他那边。叶宁告诉他:赶快处理掉,不要惹麻烦。后来,叶宁得知这位画商把画卖给了南京的一个藏家,据说成交价是450万元。这位藏家随后又转手给了另一个人,而那个人与新疆某集团公司有债务关系,就又把这幅《雨花台颂》以1500万元抵押给了这家新疆公司。

  有人做了统计,这幅画前前后后转了二十次手,平均每两年换主一次,或许都觉得画面有些不吉利吧?!

  2006年,最后的画主新疆人将《雨花台颂》委托北京嘉信拍卖公司进行拍卖,委托嘉信是因为嘉信拍卖公司的老板也是新疆人。

  面对《雨花台颂》的来源质疑,嘉信公司曾有过撤拍的打算,但因为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委托人不具备所有权,也无法擅自单方终止对该标的的拍卖。

  《拍卖法》专家田涛认为,根据《拍卖法》的规定:拍卖人有权要求委托人说明拍卖标的物的来源和瑕疵。拍卖人应当向竞买人说明拍卖标的物的瑕疵。嘉信公司认定委托人对这幅《雨花台颂》具备委托权,其中一个重要依据就是《雨花台颂》的委托人向拍卖公司说明了这件标的物的来源。田涛还对《雨花台颂》的委托合同进行了比较详尽的审查,对该画的来源也进行了了解,他所掌握的情况与外界传说的情况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田涛认为,嘉信公司和委托人就这一幅傅抱石的《雨花台颂》建立了委托拍卖合同,该合同符合《拍卖法》和《合同法》的有关规定,作为提供拍卖中介服务的一方,必须信守与委托人签订的委托拍卖合同,不能因为不确定的理由擅自撤销委托合同,或因此对该合同的撤销承担可能发生的法律后果。因此在没有充足证据证明委托人不具备委托权的前提下,拍卖人不能擅自单方终止对该标的物的拍卖。

  田涛表示,终止这张巨幅《雨花台颂》的拍卖途径只有两条,一条是该画的委托人主动要求撤拍;另一条则是国家相关的司法或行政机关因为种种因素要求拍卖公司终止拍卖。

  后来,由于缺乏有力证据,没有任何政府部门通知拍卖公司这幅画存在非法性,公安部门也没有再介入。

  社会各界对《雨花台颂》的质疑声尽管很大,却没有专家包括画家家属,站出来说作品是伪作,这反而恰恰说明了它是毫无疑问的真品和珍品。拍卖会终于顺利如期举行,傅抱石的《雨花台颂》也因此而拍出了创纪录的价格。

  据说,目前,这幅画收藏在新疆广汇集团的美术馆里。

分享到: